3685297477_7bf60da06f_b.jpg

圖片來源:Hsing Wei

“北極凍土融化,封存的巨型病毒或將復蘇”,“或許在我們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北極熊了” ,“44.4度!乾隆爺遭遇史上最高溫”(編輯注:兩部清宮主題網劇正在中國熱播)……這個夏天,圍繞著高溫現象產生的熱帖、甚至“段子”出現了井噴。

于是,我們這些氣候傳播人的認知也在受到挑戰。一直以來,氣候變化不好“賣”恐怕是全世界傳播工作者的共識。這不難理解:氣候科學艱澀難懂,氣候談判理解起來也有專業門檻,極端高溫天氣這樣的熱點事件又不好直接解讀成氣候變化。

所以,怎么去把氣候變化變成“熱點”,特別是在氣候行動主要來自于國家層面的中國,如何讓公眾也看見、關心氣候變化,一直是傳播工作的難點。

但當高溫讓全球變暖一不小心真的成為了中國國內的輿論熱點,當公眾主動走近氣候話題,氣候傳播者又能利用這一契機講述哪些新的故事呢?

今夏的高溫討論“熱度不一般

其實,近幾年, 每年夏天有關高溫的新聞都會或多或少有所爆發, 然而直到今夏,關于高溫的討論才第一次轉化為對全球變暖的焦慮。

這或許得益于進入八月以來,
愈演愈烈的全球熱浪使得世界各地的很多媒體將本輪高溫的討論放入了全球的背景下:從北歐到日本, “環球同此炎熱”,使得高溫不再是一個局部、暫時的天氣現象,而變成了一個普遍、全球范圍的極端天氣事件。這直接帶動了公眾對于“全球變暖”現象的關注和憂慮。

在中國國內,8月4日中新網一篇“歐洲多地出現極端高溫天氣,北極圈內出現32℃高溫”的
文章顛覆了人們對于涼爽北極圈的固有認識;與此同時,新華社關于全球各地高溫引發山火和魚類死亡等災難的新聞綜述也給人們呈現了全球變暖的惡果。

此外,今年夏天確實熱得格外持久。在中國,截至8月15日,中央氣象臺已經連續33天
發布高溫黃色預警,這意味著日最高氣溫連續33天在35℃以上。連續一個月不間斷的高溫和悶熱,讓人們不得不去思考,高溫是否已成常態。

因此不難理解,在本輪有關高溫的討論中,為何 “全球變暖”這一話題的熱度首次超過了對于“高溫天氣”的關注。例如,在中國人最常用的搜索引擎百度上,“全球變暖”這一關鍵詞的搜索熱度不僅遠遠超過了過去的七個夏天,甚至遠遠超過“高溫天氣”的熱度。

Screen_Shot_2018-08-23_at_17.46.11.png

搜索引擎百度提供的關鍵詞搜索熱度曲線,藍色線條代表“高溫天氣”搜索熱度,綠色線條代表“全球變暖”搜索熱度,時間跨度分別為過去七年和最近兩個月。圖片來自百度指數


越來越有信心的氣候歸因判斷

事實上,近年來,隨著氣候模型研究的突破進展,氣候變化與極端天氣現象的關系已經越來越容易被公眾接受。

當極端天氣發生時,科學家們使用模型模擬一套真實世界的氣候環境,而另一套則構建了一個沒有人類活動產生溫室氣體的氣候環境。通過對兩套模型的模擬測算,科學家就可以分析出氣候變化對于極端天氣產生幾率的貢獻。

2017年,一項研究指出,氣候變化使得當年年颶風哈維引發的降雨因氣候變化而增加了
三倍,而當年2月美國冬季高溫的發生幾率則因氣候變化而增加了三倍以上。在中國,國家氣候中心針對2013年夏季我國東部的持續高溫熱浪事件進行了研究,分析表明,和上世紀50年代相比,人類活動引起的氣候變化使得這類高溫熱浪事件發生概率增加了60倍。

傳統的氣候傳播因為要面對來自科學界“氣候懷疑論者”的質疑,因此格外講究嚴謹,往往不會強調氣候變化對于單次極端天氣事件的影響。但近年來,隨著氣候歸因研究的迅速發展,極端天氣事件正在成為氣候變化傳播的絕佳契機。

而很多研究都顯示, 高溫天氣的確會使人們更傾向于相信氣候變化現象。在全球89個國家采集的數據
顯示, 當氣溫高于當季的平均溫度時,人們對氣候變化的確認程度也在上升。

談論氣候適應的好時機

不過,在氣候變化熱度已經高漲之時,如何利用這一熱度把氣候傳播做得更進一步,在氣候變化緊迫性的印證之外讓公眾的思考更深一層,值得思考。

例如,有關適應的討論就正在變得越來越迫切。面對愈演愈烈的極端天氣事件,公眾需要明白,做好準備、積極主動地去適應十分重要,因為事情已經不會回到從前。

流行病學專家
指出,老年人和體力勞動者,在高溫熱浪來臨時死亡的危險最大。此外,盡管緩慢的、1度以內的平均升溫被認為會增加中國糧食的種植品種和種植范圍,但是短期的極端高溫天氣會引發伏旱,引發糧食減產。 高溫還會使得農作物害蟲的分布范圍會擴大,導致病蟲害的大面積爆發。

那么,在高溫天氣再度來臨之時,氣候傳播者要做的也就不僅僅是傳達公眾氣候變化的現象本身。在個人生活方式的層面,傳播者也需要提醒公眾對更糟糕的天氣做好應對的準備。

在社會層面,氣候傳播也應該避免復制氣候談判中“重減環,輕適應”的狀況,向決策者和企業等相關方傳遞出氣候適應的緊迫性:只有積極主動地投入大量資源,為氣候變化的長期適應做好準備,方能避免延誤時機、支付過高的代價。

公眾可以做什么?

除此之外,如何將高溫天氣炙烤出的氣候變化認識,最終轉化成公眾實實在在的行為改變,或許是傳播者們需要思考的另一個命題。

研究表明,認識到氣候變化和極端天氣的關聯, 并不必然帶來行為的改變。 如果人們不相信他們的行為能夠帶來不同效果的話, 那人們改變行為的意愿就不會那么強。

而在另外一項
模型研究中,科學家們發現,公眾對氣候風險的接受度、采取的行動、可以使得全球在2100年的升溫幅度減少1.5度之多。 這些行為包括減少肉類食物的消費,選擇低碳旅行方式、還有很多日常行為的選擇。

這份報告的作者指出,讓公眾看到,自身行為、生活方式的改變的確會帶來不同,會增強氣候緩解工作的效果。 而如何幫助更多的人在餐桌和通勤路上找到行為改變的動力,同樣也是氣候傳播工作原本的題中之義。